徽州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
资讯中心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资讯中心 >> 媒体看徽州

黄山日报:徽州乡村笔记

字体:[]
浏览次数:308 编辑: 汪远定 信息来源: 徽州区政府办黄山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06-11 08:15:23

  篱笆上的村落


  这片土地肥沃,这里果蔬飘香,每个季节都是丰收的季节。


  琶村,徽州(区)一隅。水灵的姑娘,在琵琶美妙的声音里溢出少女的柔情。临近琵琶塘,青翠的竹篮满载春天与暖意。


  纯朴的农人在故乡精耕细作,播种一种久远而精深的农耕文明。丰乐河水在村口浅吟低唱,汩汩流淌了多少春光。琶村的一年,草木静候佳音;琶村的一天,候鸟驻足缠绵。候鸟的内心延续一种朝圣的路线。


  故园徽州,深长的停顿,如候鸟的姿势。流年的语调,抑扬婉转。恰如耳畔的一曲琵琶,迎着正午的阳光往返。琶村的门像一片静美的落叶,无声无息,吹动八方来客的心。


  在琶村村史馆内,同行的友人一字排开,仿佛提着竹篮打水的稚子,将春天的气息收拢在红红的“春”字里。祁门莫和尚的唱词犹在耳畔,红红绿绿的走山青年还在山里转悠,他们仿佛山间盛开的野花,一簇簇,点缀着偏远乡野的寂寥与空旷。


  进村前,朋友微信告知会合的地名写成“笆村”,让我误以为是篱笆上的村落。于是,听到一种山涧流水的声响,看到茂林修竹的瘦长笔意,享受到一种虚空却实在的禅境。


  月潭湖畔的村庄


  这里,没有显赫的人,没有特别的物,更没有风光旖旎的景,然而随着月潭水库的兴建,它或多或少地进入公众的视野。


  这里,拥有过一段繁华的流光,人流如织的街道。


  这里,与率水河相连,与朱升故里相通。它徽味悠长,充满江南的泥土气息,而村口的那条小河,宛若一条轻盈的飘带,旋动着我记忆的魔方。了无痕迹的水波,载着月光浮动,浅浅的指纹,挤出了满月的清香。


  这里,绽放了一个个充满梦幻的冬天。雪花,最真切的心灵信物,飘落纷飞的不仅仅是视觉里的坠落,更是一种肌体细腻的触觉,以及阵阵寒气,直指季节背后的山林,融化在世界的一角,构筑了冰莹透亮的冬天。


  这里,生长着一双古老的眼睛,窥探我们的前世和今生。我曾经远离乡愁,跋涉其间的尘泥,席卷过无尽无边的春夜。它像是我永远无法苏醒的梦,深深陷入,无法自拔。从乡村走向城市,我不止一次的辗转反侧,越来越远的不仅仅是那熟悉的炊烟、农田、小巷……


  隐居大儒之村


  休宁“儒村”,是我迄今见到的最为儒雅的村庄名字。


  水口伫立着一棵古樟,高大而突兀,仿佛是一位身份特殊的村民,它不言语,不走动,只是默默地守护着儒村,用生命注解着古老的村落。听住在附近的老人说,1982年、2015年严冬的两次大冻,它的元气大伤,日益稀疏的枝叶像极了耄耋老人的鬓发,微微震颤的手脚经不住一阵风、一场雨。它渐入老境。


  或许,一棵古树,遗世独立,一定是禅悟到天地的玄机,哪怕老去也是一曲集日月精华的绝唱,亦如李商隐吟咏的诗章: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
  行走儒村,我们嗅到了不一般的乡土味道:儒村“儒”味很浓。村头的“麟圣博物馆”,给了我们惊喜与答案。正如村名,“儒村”的确是大儒栖居之地。宋代大儒朱熹曾在儒村讲学,馆内珍藏有当年朱熹在当地讲学的讲义与书院的匾额碑刻,一片片浓墨重彩的历史凝缩在文物里,放大在岁月的某一片段之中。我想,在漂泊异乡的儒者心底,一棵足够幽远的香樟,撑起的是一片天堂,那里的徽州依旧是徽州,像珍藏博物馆内的一朵圣洁的莲花敬献先祖汪华,像朱熹在儒村讲学授课的情状历历在目,儒村本就是徽州读书人的典型村庄。或耕读乡野,或入世为官,或亦商亦儒,这方耕读传家的神奇土地给予的莫非“儒家”的传世力量。


  精耕细作的村子


  说起磻村,你或许不清楚,但提及“三棵树”,你就熟悉了不少。细究“磻”来,也别具一番风味。据说是水口南岸那头石牛用健壮的四肢在北岸耕耘而成,一大片山田,八十八丘之多,谓之“磻”;而该村又临河而建,谓之“溪”。所以,这片古老的土地——“磻溪”便充满了农耕文明气息。


  磻村的水口处,原本林木葱郁,成片的水口林蔚为大观,而今“三棵树”早已闻名遐迩。这三棵苦槠树历经千年洗礼,挺立在翠绿的茶园中间,像三支巨笔饱蘸夹源河的溪水,在这片土地上书写久远的记忆与浓浓的乡情。三棵树下书写“三让”的传奇,正如村口“延陵舊里”,一道青石匾书铭刻的是吴氏的血脉,先祖吴泰伯让贤、让理、让财的义举令人敬重,其三让天下的行为受到了孔子的赞誉,被尊为“至德之人”。而这种贯穿其中的崇高的宗族精神,如夹源河水源远流长、世代相传。


  三棵树陪伴“潨潭桥”走过近三百年。夹源河,东坑河回流于此;“水面风迴”“天心月暎”交汇于此。这座修建于清康熙五十七年(雍正四年即1726年重建)的石拱桥,二墩三孔,四十二米长,七米宽,八米高的古廊桥,为当初休宁北乡唯一的一座带有桥廊的石拱桥。桥北上龙山坡上原是吴氏家庙,供奉着四大金刚菩萨,内有建筑恢宏的“大雄宝殿”,可惜的是如今已全无踪影。


  三棵树守望着千年磻村。我们站在三棵树下,尽情欣赏着磻村的美景,仿佛隐约见到了它昔日的风光——中门厅、楼下厅、贵阳厅、大雅厅、新厅,这五座吴氏宗祠分别位于村子的不同方位,也似乎看到了当地乡贤、原休宁中学教师吴守彬先生在《休宁北乡千年古村落——磻村》一文中所描述的古老村貌:“依山临河,呈船形,三华里的长街及后街贯穿全村,平坦光泽的路面由云头纹的褚色石板铺就,下有排水道通河,路上从不积水。街边的店堂屋舍整齐连片,错落有致,墙上镶着刻有花草、鱼虫、飞禽走兽、神话故事的石砖、木竹雕饰。”


  磻村,水口,三棵树。一个大大的磻村街,一处灵秀的水口,一道千年的风景线。年轮在年轮里耕耘、翻转,一棵树成了一道风景,三棵树便成了一群风景。正如美丽的传说,它们发挥着“许愿树”的能量,至今还散发着爱情的芬芳,像深陷爱情的年轻男女金龙和银凤,他们俩青梅竹马与追求爱恋的故事还在传颂。


  山村旧书


  齐云山下,一户农家门口,一株桂花树下,金色的花瓣被蜂蝶簇拥着,浓浓的桂花香扑面而来,不绝如缕。珊坑村支书带我们去采访的地方,碰巧是这户人家。主人徐万亿老伯连忙停下手中的农活。他话头不多,急着去找一本书。发黄且破损的书——《家乡记忆》,是当年从大洋彼岸过来的。方万钧先生生长于斯,他与徐老是童年的玩伴。岁月融化了山村,融化了少年的容颜,但无法融化一颗赤子的情怀。少年不知愁滋味,而今老翁却珍藏着一封封发黄的书信。他在遥远的加拿大写出一行行梦里的山村。


  我们放慢脚步,驻足欣赏“珊坑”这道山中的风景。沿着狭窄的小道,穿过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田,领略到方万钧先生对珊坑“有山有水沃美的山村”的描述。经过一座小桥,几块菜地,逼仄的小道的一端便是几棵粗大的枫杨。它们站立在东亭河畔,或许已有数百年的光景。


  那么醒目,那么高大,我们远远地就望见了。走进它们,这四棵高大的古树将根须深深地埋进河流里,水的欢畅淹没了树的寂寞。一年年,一季季,或丰盈,或干枯,总能听到它们自由生长的声音,水面之上映照出它们追逐阳光的身影。


  古老的珊坑渐行渐远,古老的枫杨树越来越近。触摸山村的经脉,是大地上一曲田园山水的独奏与绝响。与徐老告别,我们带走了他家庭院内那株桂花千万缕的清香,同时带走了一部情意隽永的乡书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  • 关闭窗口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RSS订阅 | 我要纠错 | 徽州区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|

主  办:黄山市徽州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:区委区政府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:0559-3511283
中文域名:黄山市徽州区人民政府.政务 皖ICP备12000823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402000101号
网站标识码:3410040011